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北大、清华开办“少年班”: 超常规培养拔尖创新人才

发布日期:2022-09-23 20:36    点击次数:89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王峰、实习生韩甜北京报道北大、清华的2022级本科新生已经入学,两校几千名新生中年纪最小的只有14岁。

北大4457名2022级本科新生中,包括61名“物理卓越人才计划”选拔的学生,他们中有的刚刚初三毕业。如果学业顺利,他们将在本科三年级结束后,也就是刚刚18岁时,进入博士生培养阶段。按照培养计划,争取20年后成为顶尖物理学人才。

北大“物理卓越人才计划”(以下简称“卓越计划”)今年首次招生,面向国内外招收初三至高三(海外为九至十二年级)学生。

在隔壁清华,2022级“丘成桐数学科学领军人才培养计划”(以下简称“领军计划”)选拔的学生也已入学。领军计划去年首次招生,计划每年招生不超过100名。2021年录取69人,秋季学期开学后又面向校内学生扩充至87人。

领军计划同样面向全球招生,面向内地主要招收高中一年级和高中二年级学生,特别优秀的初中三年级及高中三年级学生亦可申请。

超常儿童进入北大、清华,不禁让人感慨,曾经风靡一时的“少年班”会不会再成现象。不过,北大、清华的特殊人才计划,更注重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选拔培养基础学科领域的拔尖人才。

“小到夸克,大到宇宙”

“我不仅要够到那块千万学生梦寐以求的‘天花板’,还要大胆地将其捅破。”在9月6日卓越计划开班式上,新生代表郑天棋说。郑天棋来自石家庄二中南校区,她在通过卓越计划选拔后,高二结束即被保送北大。

卓越计划2022年拟选拔不超过100名考生,最终录取61人,可见挑选之严格。

被录取学生中很多都是物理奥赛得奖的选手,天分惊人。辽宁省实验中学高三毕业生李坤昊获得了第38届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决赛金牌,他是从高一入学开始,才零基础学习物理竞赛。

卓越计划在上海市共录取9人,其中7人来自华东师大二附中,他们无一例外全部在第38届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中获奖,有的还进入了国家集训队。

华东师大二附中官微显示,这7人中有2名高三毕业生、4名高二学生、1名高一学生。其中唯一的高一学生陆宸获得了第38届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上海赛区一等奖。“我之所以立志于物理学研究,是因为物理学研究的对象小到夸克,大到宇宙,其横跨42个数量级的精彩令我着迷。”他说。

培养方案中写道,卓越计划选拔的是“有强烈探索未知好奇心和热情的物理学科拔尖人才”,“培养20年后采撷物理珠峰明珠的顶尖物理学人才”。

未成年的超常儿童将在这里接受超常规培养。比如,卓越计划学生将实行免修考试,免修考试通常在入学后第一周进行,考试科目包含“力学”“热学”“电磁学”“光学”和“原子物理”等;成绩优异者自动获得相应课程的学分。

通过免修考试完成这些“普通物理”课程模块的学习,就可以尽早进入“理论物理”“实验物理”课程和专业课程模块。

卓越计划实施本科-博士研究生衔接的“3+X”培养模式。学习成绩优异和本科生科研训练成果显著的优秀学生,在本科三年级结束时进入博士研究生培养阶段。

今年4月,知名数学家丘成桐从哈佛大学退休,全职到清华大学任教。2021年,清华大学招收了第一批领军计划学生,共录取87人。

清华大学2021年3月成立求真书院,由丘成桐担任院长,将领军计划和2018年开设的“丘成桐数学英才班”统一纳入求真书院管理。

求真书院采用“3+2+3”培养模式,即前3年数理基础课程学习,第4、5年科研训练;后3年博士阶段,进行职业科学家学习训练。

实际上,2018年时,北大、清华分别启动了“丘成桐数学英才班”和“数学英才班”,每年招收分别不超过30人,已经将录取学生年级下探到高二。

据报道,清华大学首批“丘成桐数学英才班”录取的15人中,有9人为高二学生。

卓越计划和领军计划又将学生年级下探至初三。“为什么要小孩子?因为他没有一些先入为主的、墨守成规的观念。我发现不少大学生或者研究生,满脑子就是固定地跟着人家走,有一种瞻前顾后的心态:怕交不上卷子、完不成课题、毕不了业。相反,小孩子不会有这些杂念、顾虑,会更勇于在真问题上探索。”丘成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由盛而衰的少年班

高等教育领域的超常儿童培养已有一定历史。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于1978年率先创办了少年班。继而教育部于1985年1月决定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等13所高校开办少年班。

公开信息显示,截至2018年,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学院共培养4140名毕业生。中科大少年班走出了5位院士,已毕业校友中约90%进入国内外教育科研机构继续深造。

中科大少年班2010级学生曹原,2018年被《自然》杂志评为年度影响世界的十大科学人物。2020年5月,曹原再次背靠背连发两篇《自然》。西安交通大学少年班也走出了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陈曦、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教授郑海涛等学者。

西安交通大学常务副校长郑庆华曾撰文介绍,由于少年班为早慧少年提供了一个适合个性发展和成长的新的选择,创立之初就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当年报考人数即达到451人。经过严格考核,首届少年班最终录取了30名新生。

少年班的招生规模经过了一番波动。以西安交通大学为例,1985-2005年,招生规模始终控制在每届40人。随着社会影响力的不断扩大,报考人数增加,招生规模到2020年已扩大到200人。

然而,目前国内高校只剩下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西安交通大学、东南大学三所高校还在招收少年班,2022年录取人数分别为47人、约200人、约10人。这三个少年班录取的学生基本上从初三到高二。

曾经轰轰烈烈的少年班为何目前有所萎缩?

现代教育报社副总编辑苏金柱2021年撰文指出,“后来大学少年班因为出现了教育方法不得当等一系列问题而陆续停办。”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过去几十年国内大学对超常儿童的培养总体上效果并不理想。人才培养的标准不能过于单一,否则会抑制超常儿童的天性、优势和潜能。”

“即便像中科大少年班取得了一定成绩,但也要注意,在超常儿童培养中,不能忽视特定情境下孩子的成长发展需要。”储朝晖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超常规的举措

如今,北大、清华开办“少年班”,体现了国家对基础学科拔尖创新人才培养的高度重视。

在卓越计划开班式上,教育部副部长翁铁慧说,卓越计划的目的“就是要通过超常规的举措加快拔尖创新人才的选拔培养,支撑国家原始创新和科技实力整体跃升”。

“为二十年后占据科技战略制高点和引领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造就一批具备家国情怀和国际视野的物理学顶尖人才”,写进了卓越计划培养方案。

在创新拔尖人才培养方面,卓越计划和领军计划有重要的创新价值。

在对报名学生进行初审和考查测试后,北大会确认通过的考生参加2个月左右的“物理卓越营”。“物理卓越营”将通过理论、实验课程学习和大学适应性考察等对考生进行深入的综合评价。

2022年“物理卓越营”改为线上进行,时间压缩到1个月。但郑天棋回忆,一个月的学习强度大、节奏快,紧张又充实。“我也曾因为跟不上课堂进度而焦急,也曾因为找不到作业思路而忧虑。”

领军计划的选拔同样极具特点,其设置了预科培养环节,获得入围认定的低年级学生,需于春季学期到校接受预科培养。预科期间将考察学生对大学学习的适应能力,考察合格方可办理录取手续。

一名参加了首届领军计划预科培养的学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预科培养为期二个月,内容包括专家讲座、小班习题课、益友学者见面交流等。

一定程度上,大学“少年班”可以将超常儿童从高考应试中解脱出来,避免他们在机械刷题中磨灭天才。但丘成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承,领军计划学生要懂得考试,“我们对这些学生的考试会更严格也会更难”。

目前,我国在基础学科创新拔尖人才培养方面采取了多项举措,仅在北京大学,就设置了物理学科卓越人才培养计划、数学英才班、强基计划“博雅学堂”和“未名学者”计划等一系列基础学科人才培养项目。

《教育部2022年工作要点》提出,积极探索拔尖创新人才早期发现和选拔培养机制,加大强基计划实施力度,支持实施本硕博一体化人才培养改革。

储朝晖认为,卓越计划和领军计划是对强基计划的创新,通过赋予高校更多的招生自主权,改革高考招生制度。